公司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上市公司股东的锁定期承诺怎么就像是一纸空文了?

来源:http://oueit.cn 责任编辑:环亚ag88手机版 2019-03-17 18:07

  近期股市走势良好,不少公司的股东纷纷逢高减持,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却有股东违背锁定期的承诺进行违规减持,这就有点不对头了。而更加让人不解的是,违规减持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良后果,很多上市公司在当初IPO时候的关于锁定期的承诺是有的,只是对于违规减持后的处罚规定却很少,即便有也是蜻蜓点水,无关痛痒。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2月份,至少有6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关于违规减持的公告。然而,其中仅有圣邦股份的减持股东归还了违规减持金额的1%,另有2家公司的减持股东表示将延长股票锁定期,剩余3家公司的减持股东未作实质补偿。

  由此看来,上市公司重要股东、高层等违规减持的犯规成本太低,中小股民的利益难以得到切实保障。

  圣邦微电子(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圣邦股份,证券代码:300661,以下简称“圣邦股份”)成立于2007年1月26日,并于2017年6月6日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的主营产品为模拟芯片的研发和销售。

  2019年2月28日,圣邦股份发布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违规及违反承诺减持公司股份并致歉的公告》。公告中提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IPVCapitalIHKLimited(以下简称“盈富泰克”)的证券账户在未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87500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0.11%。盈富泰克在减持前持有公司股份524.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59%,减持后仍持有公司股份51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48%。

  盈富泰克此次减持主要违规在两方面。其一,盈富泰克的减持行为违反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八条“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计划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应当在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向证券交易所报告并预先披露减持计划,由证券交易所予以备案。”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中第十三条“大股东、董监高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应当在首次卖出股份的15个交易日前向本所报告备案减持计划,并予以公告。”等规定,因此,上述减持构成违规减持。

  其二,根据盈富泰克在公司在IPO时作出的《持股5%以上股东持股意向及减持意向的承诺》:“若本公司/本企业拟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进行减持,将配合圣邦股份在本公司/本企业减持前提前至少15个交易日公告减持计划;若本公司/本企业拟通过其他方式进行减持,将配合圣邦股份在减持前提前至少3个交易日公告减持计划......”本次减持显然违反了其公开承诺。

  对此,盈富泰克表示此次减持行为因其操盘人员误操作,并就本次行为向公司及广大投资者造成的负面影响表示歉意。盈富泰克将按照此前《持股5%以上股东持股意向及减持意向的承诺》:“若本公司/本企业未履行上述关于股份减持的承诺,则减持圣邦股份股票总金额的1%将归圣邦股份所有。”,将于近日将违规减持股票总金额的1%汇款至公司指定账户。

  圣邦股份的减持股东仅仅归还了1%的违规减持金额,相当于就是打了一个九九折就可以违规抛股了,这样低的违规成本引发市场人士密切关注。未曾想,对比其他上市公司的违规减持成本,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圣邦股份这一做法竟然还算的上是“最有诚意的”的了。

  上海元祖梦果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元祖股份,证券代码:603886,以下简称“元祖股份”)成立于2002年8月20日,并于2016年12月28日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主要从事烘焙食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19年2月23日,元祖股份发布了《元祖股份关于股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及致歉的公告》。公告中提到,公司股东卓傲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卓傲国际”)的证券账户存在距离减持计划披露日未满15个交易日即减持的情形,根据相关规定构成违规减持。

  卓傲国际于2019年2月21日减持公司53700股股票,减持价格区间为22.00元/股-22.04元/股,在减持完成之后,卓傲国际仍持有公司股份2723.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35%,均为无限售流通股。

  对此,卓傲国际除了深表歉意之外,承诺自《元祖股份关于股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及致歉的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月内不减持所持公司股票。

  无独有偶,基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基蛋生物,证券代码:603387,以下简称“基蛋生物”)的股东在违规减持之后同样选择了主动延迟了锁定期。

  2019年2月19日,基蛋生物发布了《基蛋生物关于股东违规及违反承诺减持公司股份的公告》。

  2019年2月12日,公司股东维思资本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所持有公司股份53.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9%,本次减持后仍持有公司股份2083.4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0%。由于该减持行为距离减持计划披露日未满15个交易日,违反相关规定因此构成违规减持。

  按照最低减持价27元/股的价格计算,2019考研管理学之经典案例分析学习!此次违规减持的成交金额超过了1400万元,维思资本道个歉,把剩余股份延长6个月锁定期就结束了,这样轻松的违规成本是否就相当于是在鼓励大家突破承诺和规定去减持股份了?

  上述3家公司的相关减持人员尽管在违规减持后作出的补偿不大,但与之相比,在违规减持后仍不作为的也大有人在。

  滨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滨化股份,证券代码:601678,以下简称“滨化股份”)成立于1998年5月21日,并于2010年2月23日在A股市场上市。公司的主营产品为有机、无机化工产品的生产、加工与销售。

  2019年2月21日,滨化股份发布了《滨化股份关于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因误操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公告》。公告中提到,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公小雨于2019年2月20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13%,成交价格为4.73元/股,成交金额94600元。本次减持后,其持有公司股份200.1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3%。但由于其未在15个交易日前披露减持计划,违反相关规定构成违规减持。公小雨随后对其违规减持行为进行致歉。

  与之略有不同的是,(证券简称:国轩高科,证券代码:002074,以下简称“国轩高科”)的相关减持人员则表示是其配偶管理账户,有甩锅之嫌。

  2019年2月16日,国轩高科发布了《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违规减持公司股票及致歉的公告》。公告中提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侯飞于2019年2月14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5000股,中国邮政EMS水陆两栖无人机试飞由于未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违反相关规定构成违规减持。本次减持后侯飞持有公司股份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7%。而侯飞则表示证券账户由其配偶代为管理,因其配偶对高管减持新规的程序性要求认识不足,因操作失误才导致违规减持,但事实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最为过分的是松德智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智慧松德,证券代码:300173,以下简称“智慧松德”)的股东违规减持不仅金额巨大,而且涉嫌内幕交易,违规股东除了辩解还是辩解。

  2019年2月26日,智慧松德发布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比例达到1%及窗口期违规减持的公告》。公告中提到的窗口期指的是公司将于2019年2月28日前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由于减持时间与业绩快报发布时间非常接近,即使此次减持进行了预先披露但仍然构成了违规减持。

  且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智慧松德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为4.69亿元,同比下降25.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36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1343.79%。公告中提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同时也是公司董事的雷万春、其配偶肖代英在2019年2月20日-2019年2月25日期间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595.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2%,经计算,此次减持的成交金额为3150万元左右,堪称巨大。但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等有关规定,该股票减持行为违反了董监高及其关联人不得在窗口期买卖股票的相关规定。

  对此,雷万春及其配偶肖代英作出保证,除公司2019年1月31日公开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外,其未提前获悉公司其他任何未公开的信息,不属于利用内幕信息交易。

  整体来看,上市公司的高层、特定重要股东等之所以要有锁定期承诺和减持的相关规定,都是为了保护其它中小股东的利益,防止这些重要股东利益自身的信息优势高位减持,损害小股东的利益。但现在的实际情况却是规定还在,违规成本却很低,锁定期承诺更像是一纸空文,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又怎么能够落到实处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